首页 > 历史军事 > 被太子退婚后,我成了他的皇嫂 > 第8章 聘礼比太子妃的都好

第8章 聘礼比太子妃的都好

目录

    萧景策离开池绾绾的别院,转身就来了池冷冷的别院。

    “冷冷。”萧景策柔声叫唤,看着池冷冷挑灯夜读,心都柔软了,他爱慕的女子,温柔善良,知书达礼。

    “太子殿下?”池冷冷惊疑不定,大半夜的,太子为什么会来丞相府?难道是太过思念她了?

    果然,她魅力无穷,就是比池绾绾那个贱人讨人喜欢,不过若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以往她和太子约会,都是姨娘帮助,在府外找好地方的,就是防止事情败露。

    “冷冷,本宫好想你。”萧景策哪里管这些,如同苍蝇见到臭鸡蛋,急不可赖上前抱住池冷冷。

    池冷冷自喜自己魅力太大,让太子欲罢不能,心中又紧张又欣喜。

    “冷冷也想殿下,殿下威武雄壮,英俊不凡,呆在殿下身边,冷冷心里才踏实,才有安全感。”

    池冷冷一副小鸟依人样,柔柔弱弱的趴在萧景策怀里。

    萧景策就喜欢她一副娇滴滴,柔若无骨,眼中风情万种,满心满眼都是对他的钦佩依靠的模样。

    “冷冷可是受了什么委屈?”萧景策怜惜的抱住池冷冷,吻了一下她还有些红肿的脸颊。

    “冷冷不委屈,只是今日被姐姐教训,挨了几巴掌,姐姐心情不佳,几巴掌能让姐姐解气,也是值的。”

    池冷冷眼含秋波,面带羞辱靠着萧景策。

    她挨了大耳刮子的脸,消了肿,便只剩下几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我见犹怜。

    “没想到池绾绾这般恶毒。”萧景策心疼不已,从腰带间摸出一瓶膏药。

    “这是太医院配制的消肿的膏药,你可是未来太子妃,怎能让人随随便便欺负了去。”

    萧景策将膏药涂抹在手上,轻轻擦拭在池冷冷的脸上。

    “池绾绾心肠狠辣,本宫也正要修理她,只不过,本宫身为太子,公务繁忙,很多事不好亲自出手。”

    萧景策一副为难的模样。

    池冷冷身为解语花,这时候就到她表现得时候。

    “冷冷若是能帮到太子殿下,万死不辞。”

    萧景策这下彻底满意了,将协助池绾绾逃婚计划告知池冷冷。

    “逃婚可是抗旨的大罪,到时想收拾池绾绾,还不是看本宫的心情。”

    两人温存一番,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池冷冷谨记萧景策的事,待天亮后边去找池绾绾。

    “姐姐大早上就锻炼身体呢。”池冷冷在门口看了半天,心里骂骂咧咧,好不容易作出一副温柔亲切的模样。

    池绾绾起得早,正跑跑跳跳锻炼身体,听见池冷冷好心情瞬间没了。

    池绾绾狐疑,大早上就吃错药了?

    “爹不是不让你随便踏出院门吗?”池绾绾原地慢跑,眼神都没留一个给池冷冷。

    “我是来给姐姐道歉的,若不然怎么敢违背爹爹。”池冷冷捏紧拳头,忍下心中的恨意。

    “你违背的还少吗?”给原主下毒,害死原主,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池绾绾冷笑,这些债,她会慢慢替原主讨回来的。

    池冷冷面色一僵,这个贱人。

    “姐姐说的是,以往是我不知好歹,辜负了爹爹与姐姐的关心,我今日来找姐姐,还有一事。”

    “我知姐姐并不喜欢靖南王,只是碍于皇家权威,不敢反抗。”

    “我知道姐姐心里苦,姐姐爱慕的是太子殿下,我千不该万不该与姐姐争太子殿下,若是姐姐愿意,我定想方设法帮助姐姐逃婚,将太子殿下还给姐姐。”

    池冷冷说得情真意切。

    池绾绾冷笑,自己看起来像捡破烂的吗?

    还给她。

    想必她就是萧景策说的“帮手”了!

    既然如此,那就陪他们演一场,好好利用……

    池绾绾赶紧换了一副面孔,亲切的拉着池冷冷的手。

    “果然,最懂我的,还是自家亲姐妹,妹妹的好意,我收下了,既然如此,你看,逃婚途中,最容易受点伤,生病什么的,药材准备必不可少。”

    “可是姐姐日子过得拮据,实在没有什么银两筹备药材,你看……”池绾绾一副为难。

    “我懂姐姐难处,姐姐放心,你把需要的药材写出来,剩下的交给我,我保证给姐姐准备得妥妥贴贴。”

    “只是,还望姐姐给爹爹求求情,我不能踏出院子,也不好帮助姐姐。”池冷冷轻咬下唇,一副有心无力的模样。

    “好说好说,妹妹为了我的事尽心尽力,我现在就去和爹说情。”

    池绾绾当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自己。

    ……

    王府。

    萧君陌听闻属下禀报,微微皱眉,池绾绾很缺钱吗?怎么连池冷冷的钱都哄骗上了?

    “去,再加一倍聘礼,多筹备一些银两。”萧君陌吩咐道。

    担心手下做事不合池绾绾心意,萧君陌直接列了一份清单:“按照这些去准备。”

    属下看着清单上增加的聘礼,表情都快绷不住了,王爷这聘礼丰厚度,比太子娶妻的规格都高了吧!

    萧君陌自然考虑到这点,他给的聘礼,是按超太子娶妻的规格来置办的,给绾绾的,自然要最好。

    只是现在皇上在病中,不宜太过张扬,不然树大招风,恐怕给池绾绾招来麻烦。

    所以很多珍贵的物料,萧君陌特意吩咐下人整个成三箱,而且大多是压箱底,显眼的位置都是放正常规格的物件。

    算了一个良辰吉日,萧君陌带着一众人,吹锣打鼓,抬着聘礼浩浩荡荡到丞相府下聘。

    池绾绾得知,马不停蹄的跑来刷好感。

    “怎么全是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池绾绾扒拉着一座价值连城的珊瑚树,小声嘀咕着。

    “怎么,对聘礼不满意?”萧君陌推着轮椅到池绾绾的身边,欣赏着她眉头一会儿紧一会儿松,只觉得可爱。

    “也不是。”池绾绾放下手中的珊瑚树,白花花的银子她还是很喜欢的。

    “只是,王爷送我这些,不如送我药材吧,关键时刻还能保命。”池绾绾满眼期待,给萧君陌揉捏着肩膀,

    池绾绾一副咋哥俩再商量商量的模样,让萧君陌忍俊不禁。

    “那你想要什么药材?”

    池绾绾一听有戏,赶紧找来纸笔,将需要的药材一一列出来,林林总总也不少,萧君陌将纸递给随从:“去准备,一样不能少。”

    “不愧是王爷,出手就是大方。”池绾绾眉开眼笑,给萧君陌捶肩更卖力了。

    几日后,药材大箱大箱往丞相府运送,池绾绾清点一番,发现自己列的几味稀有药材也有,对这位大金腿更是爱不释手。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