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惊!将军读心后咸鱼美人被迫盛宠 > 第14章 与谢璟赴宴

第14章 与谢璟赴宴

目录

    &ep;&ep;第14章 与谢璟赴宴

    &ep;&ep;“今日沈探花上门,说那日是误会,言语恳切,想娶你过门,好好弥补你。”

    &ep;&ep;姜叙白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把姜幼宁嫁给沈探花,再让嫣然嫁进将军府,两全其美的事。

    &ep;&ep;姜幼宁眨巴两下好看的杏眼,“爹,我已经与谢将军订婚,再者,我已经不喜欢沈探花了,更不会嫁给他。”

    &ep;&ep;姜叙白闻言愣了一下,没想到一向蠢笨无知的姜幼宁这会变聪明了,攀上谢将军就看不上沈探花了?

    &ep;&ep;“你之前喜欢沈探花弄的人尽皆知,沈探花误会你,伤了你的心,你生气爹也知道,你别急着拒绝,再好好想想。”

    &ep;&ep;姜幼宁道:“这件事不用想,我不会嫁给沈探花。”

    &ep;&ep;“你是翅膀硬了,连爹的话都不听了?爹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性子不适合谢将军,嫁给沈探花最为合适,你再想想。”

    &ep;&ep;姜叙白说完便起身离开,心里又开始盘算如何让谢将军娶嫣然。

    &ep;&ep;姜叙白刚才的一番话,春桃全听见了,愤愤不平的道:“老爷明知道姑娘与谢将军订婚,还让姑娘答应嫁给沈探花,这不是期骗谢将军吗?姑娘可别听老爷的话。”

    &ep;&ep;姜幼宁知道姜叙白心里想的是什么,让她嫁给沈探花,把位置腾出来,再让姜嫣然嫁进将军府。

    &ep;&ep;她拍了拍春桃的肩膀,“安心吧,你家姑娘可不傻。”

    &ep;&ep;宁愿嫁给谢璟,也不会嫁给沈砚。

    &ep;&ep;谢璟虽然是武将,力气大了点,有点粗鲁,可人家品性好,也是有担当的男人。

    &ep;&ep;比沈探花强多了,就是可惜不能人道,还英年早逝~

    &ep;&ep;姜幼宁花了一整日的时间将牡丹绒花簪子做出来,然后放进木盒子里。

    &ep;&ep;春桃瞧见了问:“姑娘,这么好看的牡丹绒花簪子不卖吗?”

    &ep;&ep;姜幼宁嘿嘿一笑:“卖啊,不过还不是时候。”

    &ep;&ep;春桃好奇的问:“那什么时候卖?这么精致的牡丹,肯定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ep;&ep;姜幼宁在现代虽然是小咸鱼,可抵不住身边有个会经商的哥哥,她耳融目染也是懂一些的。

    &ep;&ep;“前两日南千金不是说自己有牡丹绒花簪子吗?这绒花簪子只有我会做,你说她手上有没有?”

    &ep;&ep;春桃想了一会,忽然睁大眼睛,“南千金在说谎!她碍于面子故意说有,其实没有。”

    &ep;&ep;姜幼宁朝春桃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ep;&ep;春桃好奇的凑过来,等听完后,她激动的不行。

    &ep;&ep;“奴婢明白了,还是姑娘聪明。”

    &ep;&ep;今日,春桃乔装打扮后去街上卖绒花簪子,普通的绒花簪子消费群体是普通人,地点是热闹的街头。

    &ep;&ep;卖完普通绒花簪子,又来霓裳阁附近。

    &ep;&ep;南绵绵那日夸下海口说有牡丹样式的绒花簪子,所以这两日都在找卖绒花的小厮。

    &ep;&ep;远远的瞧见卖绒花簪子的小厮,她甩着小手帕疾步走过去。

    &ep;&ep;“诶,你有没有牡丹样式的绒花簪子?”

    &ep;&ep;春桃瞧见南绵绵,笑着道:“小姐,牡丹样式比较复杂工期长,价格也……”

    &ep;&ep;话未说完就被南绵绵打断,“银子不是问题,只要你能做出来,我出二十两银子,不行我再加。”

    &ep;&ep;有了牡丹绒花簪子,她就有了底气去参加杜慧兰的生辰宴,多花些银子算什么?

    &ep;&ep;春桃一听二十两银子,惊的差点连话都不会说了。

    &ep;&ep;二十两诶!

    &ep;&ep;“小姐舍得出银子,小的自然愿意加班加点的做出来。”

    &ep;&ep;南绵绵闻言想了想道:“五日后,你若能做出来,我给你再加五两银子。”

    &ep;&ep;春桃一听还加五两银子,眼睛亮晶晶的,“好的,小的会努力做出来的。”

    &ep;&ep;南绵绵见他答应了,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只需等上五日,就能拿到牡丹样式的绒花簪子。

    &ep;&ep;春桃回来后,迫不及待的将这件事说与姜幼宁听。

    &ep;&ep;姜幼宁听了也很激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ep;&ep;春桃用力点点头,一点也没错。

    &ep;&ep;五日后,春桃带着那只牡丹样式的簪子去了街上。

    &ep;&ep;前脚刚走,薛疑后脚便来了。

    &ep;&ep;“我家主子邀请姜小姐一同前去富江酒楼赴宴。”

    &ep;&ep;姜幼宁曾花巨资去过富江酒楼犒劳自己的胃,那里的饭菜不错,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ep;&ep;“好。”

    &ep;&ep;姜幼宁跟着薛疑走出大门,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ep;&ep;正要上马车时,听见有人喊她。

    &ep;&ep;“宁儿姐姐。”

    &ep;&ep;姜幼宁回头就看见姜嫣然眉眼含笑的走过来。

    &ep;&ep;“你这是要去哪里?”

    &ep;&ep;姜幼宁道:“去吃饭。”

    &ep;&ep;姜嫣然看见薛疑就知道姜幼宁肯定是去见谢将军,她上前挽着姜幼宁的手,“宁儿姐姐,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ep;&ep;薛疑嘴角噙着笑,“我家主子只邀请姜小姐前去,并未说可以带外人。”

    &ep;&ep;姜嫣然愣了一下,有些不甘心的道:“我是宁儿姐姐的妹妹,不算外人吧?”

    &ep;&ep;姜幼宁低头看着手臂上那只手,将其抽出来。

    &ep;&ep;薛疑依旧笑着道:“我家主子只说邀请姜小姐。”

    &ep;&ep;他说完看向姜幼宁,“姜小姐,请上马车。”

    &ep;&ep;姜幼宁点点头,早就有马夫将马凳放下来,她提着裙摆踩着马凳上了马车。

    &ep;&ep;等她走进马车,发现马车内空间很大,还有一张桌,她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

    &ep;&ep;薛疑见姜幼宁进去后,这才上了马车。

    &ep;&ep;姜嫣然握紧手里的手帕,看着马车从眼前离开,

    &ep;&ep;姜幼宁琴棋书画不如我,没有我善解人意。

    &ep;&ep;谢璟到底瞧上姜幼宁哪里了?

    &ep;&ep;姜叙白出去应酬,看见站在门口的姜嫣然,疑惑的问:“嫣然,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ep;&ep;“爹,我看见宁儿姐姐去见谢将军了,本想跟着去的,只是宁儿姐姐……”姜嫣然欲言又止,嗓音里带着委屈。

    &ep;&ep;姜叙白冷哼一声:“宁儿也是,带你一起去又何妨?”

    &ep;&ep;富江酒楼,人满为患。

    &ep;&ep;姜幼宁跟着薛疑一路上了二楼雅间,门是薛疑推开的,她走进去,发现里面除了谢璟还有另一位男子。

    &ep;&ep;那男子身穿蓝色镶金边锦袍,墨色长发由金色发冠束着,狭长的眉眼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ep;&ep;他手拿玉骨折扇,满身贵气让人无法忽视。

    &ep;&ep;姜幼宁收回视线上前见礼,“将军。”

    &ep;&ep; 晚安辣!

    &ep;&ep;  宝宝们,求推荐票支持!

    &ep;&ep;  有没有宝宝来猜一下与谢璟坐在一起的男子是谁?

    &ep;&ep;

    &ep;&ep;

    &ep;&ep;(本章完)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