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惊!将军读心后咸鱼美人被迫盛宠 > 第19章 来的及时

第19章 来的及时

目录

    &ep;&ep;第19章 来的及时

    &ep;&ep;沈砚走过来时,姜幼宁往后退了几步保持距离。

    &ep;&ep;沈砚心里高兴并发现有何不妥,他一脸内疚的看着姜幼宁,“宁儿妹妹,上次的事,是我误会了你,今日特意来向你道歉的。”

    &ep;&ep;姜幼宁道:“你的道歉我收到了。”

    &ep;&ep;沈砚道:“宁儿妹妹,上次若不是误会,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不会再犯糊涂了,会很快迎娶你过门。”

    &ep;&ep;“……”姜幼宁:“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ep;&ep;沈砚嘴角的笑容僵住,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你说什么?”

    &ep;&ep;春桃语气有些得意:“我家姑娘的未婚夫是威名赫赫的谢将军。”

    &ep;&ep;沈砚还没反应过来,又听见春桃道:“那日我家姑娘不小心撞进男子怀里,而那位男子便是谢将军,你退婚那日,谢将军便抬着聘礼上门求亲。”

    &ep;&ep;沈砚愣了许久,疑惑的望向姜幼宁,“这怎么可能?宁儿,你和别人订亲了?”

    &ep;&ep;姜幼宁点头:“对啊。”

    &ep;&ep;沈砚依旧不敢相信,“你怎么能与别人订婚呢?你不是心悦于我的吗?只要你与谢将军退婚,我立马娶你进门可好?”

    &ep;&ep;姜幼宁淡淡的道:“那是以前,现在我只喜欢谢将军。”

    &ep;&ep;沈砚悔的连肠子都青了,那日晚他若把姜幼宁护在怀里,也就不会与谢将军订婚。

    &ep;&ep;他抓住姜幼宁的手,不相信她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喜欢别人。

    &ep;&ep;“宁儿妹妹,你是为了堵气才和别人订婚的对不对?”

    &ep;&ep;姜幼宁想抽回自己的手,力气比不过男人,没能抽回来。

    &ep;&ep;春桃瞧见了,在院子里找了一圈,看见墙角的扫帚,拿起来就朝沈砚的脸挥过去。

    &ep;&ep;沈砚被迫松开姜幼宁,捂着脸四处逃窜。

    &ep;&ep;春桃一边打一边道:“沈探花,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家姑娘远点。”

    &ep;&ep;沈砚被追的没办法,只能跑出院子。

    &ep;&ep;姜幼宁看见沈砚捂脸狼狈逃了,没忍住笑出声。

    &ep;&ep;春桃义愤填膺的道:“沈探花太恶心了,分明是他抛弃姑娘的,还有脸回来让姑娘嫁给他?他若是再来,奴婢还打。”

    &ep;&ep;姜幼宁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春桃,你好厉害。”

    &ep;&ep;*

    &ep;&ep;姜叙白正在正厅喝茶,看见沈砚气冲冲的走进来,发冠都歪了,他放下茶盏,上前询问:“贤侄,你这是怎么了?”

    &ep;&ep;沈砚怒道:“还不是那个春桃,居然敢拿扫帚打我?”

    &ep;&ep;“春桃敢打你?谁给她的胆子?”姜叙白说着就唤来管家,“去把春桃那丫头给我叫过来。”

    &ep;&ep;“是老爷。”管家转身走出去。

    &ep;&ep;沈砚忍着怒火的问:“宁儿妹妹已经与谢将军订婚了,伯父怎么不说?”

    &ep;&ep;姜叙白脸色沉了沉,明显没想到姜幼宁会直接告诉沈探花这件事。

    &ep;&ep;他安抚道:“贤侄,宁儿喜欢的一直都是你,你心里应该清楚。”

    &ep;&ep;沈砚自然知道姜幼宁有多喜欢他,他问:“伯父是打算退婚?”

    &ep;&ep;姜叙白没有说明,而是安抚道:“贤侄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ep;&ep;沈砚是很想娶姜幼宁,可她未婚夫是谢将军,他就有些迟疑,万一谢将军动怒,他可承受不起。

    &ep;&ep;西厢院

    &ep;&ep;姜幼宁正在教春桃认字,管家突然走进来,看见春桃吩咐道:“把春桃带走。”

    &ep;&ep;话音刚落,走进来两名家丁,上前就要带走春桃。

    &ep;&ep;姜幼宁挡在春桃面前,瞪着家丁,“你们这是做什么?”

    &ep;&ep;管家冷笑:“春桃犯了错,老爷要罚她,大姑娘还是让开,万一伤着可就不好了。”

    &ep;&ep;姜幼宁略微想一下就知道是因为春桃打了沈砚。

    &ep;&ep;“我陪春桃一起去。”

    &ep;&ep;管家扫了一眼春桃,点点头,“大姑娘,走吧。”

    &ep;&ep;姜幼宁陪着春桃跟着管家一起去了前厅。

    &ep;&ep;来的时候,沈砚已经离开了姜宅。

    &ep;&ep;姜叙白看见姜幼宁也来了,正生气着,不好对她发作,怕对谢将军不好交代,只能将怒火发泄在春桃身上。

    &ep;&ep;“来人,把春桃拖出去打三十棍,然后打发卖给人牙子。”

    &ep;&ep;春桃当即吓的跪在地上求饶,“老爷,饶命啊!”

    &ep;&ep;家丁来拉春桃时,姜幼宁护在在她身前,“不许动春桃。”

    &ep;&ep;姜叙白怒道:“宁儿,婢女犯错,理应受罚,你让开。”

    &ep;&ep;姜幼宁问:“爹,春桃犯了什么错您要罚她?”

    &ep;&ep;姜叙白道:“一个小小的婢女敢打沈探花,罚完卖了都是轻的。”

    &ep;&ep;姜幼宁反驳道:“沈探花试图毁我名节,是春桃帮忙,我才得以脱困,分明是有功怎么犯错了?”

    &ep;&ep;“你胡说什么?沈探花怎么毁你名节?”姜徐白望向家丁,怒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拖出去?”

    &ep;&ep;家丁闻言再不迟疑,一左一右拉着春桃就往外走,外面已经有两个家丁拿着板子。

    &ep;&ep;姜幼宁知道说再多也没用,她看见角落里的圆凳,二话不说搬起来就往外走。

    &ep;&ep;出来时,春桃已经被家丁按在长凳子上,眼看着板子就要落下来。

    &ep;&ep;她举着凳子大步走来,朝拿板子的家丁砸过去。

    &ep;&ep;只听传来两道哀嚎声,“啊!啊!”

    &ep;&ep;家丁捂着手露出痛苦的表情。

    &ep;&ep;春桃看见姜幼宁如此护着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

    &ep;&ep;姜叙白本就在盛怒中,这会看见姜幼宁的举动,怒火蹭蹭的往上。

    &ep;&ep;“宁儿,你这是做什么?”

    &ep;&ep;姜幼宁护在春桃面前,抬头看向姜叙白:“爹,女儿觉得春桃并没有做错,做错的是沈探花。”

    &ep;&ep;“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姜叙白怒不可遏,姜幼宁他不能动,一个婢女他还不能动了?

    &ep;&ep;“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拉回去。”

    &ep;&ep;家丁齐齐朝姜幼宁围过来。

    &ep;&ep;姜幼宁心里把姜叙白骂了一遍,是非不分。

    &ep;&ep;就在这时,她看见人群后,谢璟一袭苍蓝色窄袖锦袍走过来,眉眼沉黑,浑身带着肃杀之气。

    &ep;&ep;只见他三拳两脚就解决掉了面前的数十个家丁,不费吹灰之力。

    &ep;&ep;这是姜幼宁第一次见到谢璟打架的样子,招式快准狠,姿势也很帅气。

    &ep;&ep;谢璟解决家丁后,阔步走过来,黝黑的眸子在姜幼宁身上打量了几眼,发现她发丝有些凌乱,鬓间的桃花簪子都歪了。

    &ep;&ep;他眉头紧皱:“谁打你了?”

    &ep;&ep; 宝宝们晚安辣!

    &ep;&ep;  求推荐票支持!

    &ep;&ep;

    &ep;&ep;

    &ep;&ep;(本章完)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