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惊!将军读心后咸鱼美人被迫盛宠 > 第8章 想谢璟?

第8章 想谢璟?

目录

    &ep;&ep;第8章 想谢璟?

    &ep;&ep;谢璟想到临行前,姜幼宁的心里话,眉头不由得紧皱。

    &ep;&ep;他在战场上受伤无数,只要没伤到要害和筋骨,都不算重伤。

    &ep;&ep;姜幼宁还说过他活不过二十四岁,难道也是真的?

    &ep;&ep;而这一切都源于她的一个梦。

    &ep;&ep;薛疑见谢璟垂眸不语,担忧的询问:“主子,怎么了?”

    &ep;&ep;谢璟抬眸扫一眼薛疑随即望向温羡余,“你觉得,我身体可强健?”

    &ep;&ep;温羡余闻言愣了一下,“将军是不是担心自己的伤耽误行程?”

    &ep;&ep;谢璟:“不是。”

    &ep;&ep;薛疑上下打量着谢璟,有种不好的预感,“主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ep;&ep;“没有。”谢璟沉吟片刻,想到那句英年早逝,他道:“你仔细检查一下我的身体,可有隐疾?”

    &ep;&ep;温羡余闻言,也不迟疑,两指搭在谢璟的脉搏上。

    &ep;&ep;待诊完后,他收回手抬头看向谢璟,“将军身体除了劳累,并无大碍。”

    &ep;&ep;谢璟紧抿着唇,身体无隐疾,那英年早逝不是因为身体缘故,难道是战死沙场?

    &ep;&ep;从军那刻起,他便知道沙场上刀剑无眼,早已经看淡生死。

    &ep;&ep;只是匈奴未灭,让他怎么甘心?

    &ep;&ep;温羡余见谢璟沉默不语,提议道:“将军若不放心,等回到金陵,再让御医瞧瞧。”

    &ep;&ep;谢璟摇头:“我并不是质疑你的医术。”

    &ep;&ep;温羡余想想也是,谢璟大大小小的伤都是他医治的,从未质疑过他的医术。

    &ep;&ep;“将军身体强健,是一般人比不了的,不过,再强健的身体也不能过度操劳。”

    &ep;&ep;谢璟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

    &ep;&ep;出来后,温羡余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将军听进去了没有。”

    &ep;&ep;薛疑也有些担忧,“将军是什么性格的人,你还不清楚?谁都劝不了他。”

    &ep;&ep;温羡余笑着道:“将军不是已经订婚了吗?待成婚,便有女人管着了。”

    &ep;&ep;薛疑想到那个娇弱的姑娘,笑了一声,“一个娇弱的女人,哪里能管得了将军?”

    &ep;&ep;温羡余赞同的点点头,“说的也是,将军那脾气,一般人还真管不了。”

    &ep;&ep;*

    &ep;&ep;姜幼宁吃了一口桃酥叹了一口气。

    &ep;&ep;春桃闻声看过来,“姑娘为何唉声叹气?”

    &ep;&ep;姜幼宁道:“大抵是太想念将军了吧!”

    &ep;&ep;春桃闻言笑出声,“姑娘怎么也不矜持些?”

    &ep;&ep;姜幼宁吃着桃酥,她是真的好想谢璟退婚,银子房子都有了,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ep;&ep;做绒花的苏绣线用完了,姜幼宁打算去街上采购一些。

    &ep;&ep;还未走到门口,听见一阵欢声笑语。

    &ep;&ep;姜幼宁脚步一顿,闻声望去,只见姜叙白带着姜嫣然和她们有说有笑的从外面回来,手里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应该是逛街刚回来。

    &ep;&ep;春桃瞧见面前温馨的一幕,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姜幼宁,自姜嫣然回来后,老爷已经不止一次带着她去街上买衣裳买首饰。

    &ep;&ep;以前,还不知道姑娘不是亲生女儿的时候,也没瞧见老爷待姑娘去街上买这买那的。

    &ep;&ep;姑娘怕是要伤心了。

    &ep;&ep;谈笑间,姜嫣然最先看见不远去的姜幼宁,她热络的喊了一声:“宁儿姐姐。”

    &ep;&ep;姜幼宁原本想装透明人,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结果姜嫣然这么一叫,都瞧见她了。

    &ep;&ep;姜嫣然走过来后举起自己的手腕给姜幼宁看,笑的一脸天真:“宁儿姐姐,这是爹给我买的手镯好看吗?”

    &ep;&ep;举起手的瞬间,衣袖滑下来,露出一节白皙纤细的手腕,手腕上是一只金灿灿的纯金手镯。

    &ep;&ep;姜幼宁的目光很快就被金镯子给吸引了,好看不好看她没注意,这手镯看着就挺有分量的。

    &ep;&ep;姜嫣然瞧见姜幼宁的目光笑着道:“宁儿姐姐也喜欢吗?”

    &ep;&ep;姜幼宁点点头,一只纯金手镯够她买多少桂花糕、枣泥酥…

    &ep;&ep;姜叙白走过来时瞧见姜幼宁直勾勾的盯着嫣然手上的金镯子看,一点也不觉得给亲生女儿买手镯有什么不妥。

    &ep;&ep;他的女儿知书达礼,应该好好打扮才是。

    &ep;&ep;若是被谢将军看上就可以嫁进将军府,也是光耀门楣的事。

    &ep;&ep;姜幼宁这段时间挣了些银子,买完东西带着春桃去了有名的富江楼,打算好好犒劳自己的胃。

    &ep;&ep;富江楼的店小二很是热情,带着姜幼宁就去雅间。

    &ep;&ep;姜幼宁点了想吃的红烧肉、酱肘子、鱼片、老母鸡汤。

    &ep;&ep;酒楼的上菜速度很快,没一会功夫,菜就齐了。

    &ep;&ep;姜幼宁闻着香味口水都快出来了,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红烧肉送到嘴里,不忘招呼道:“春桃,坐下来一起吃。”

    &ep;&ep;春桃道:“姑娘,奴婢哪能和主子同桌而食?”

    &ep;&ep;“这段时间你熬夜做簪子也辛苦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多做些簪子挣更多的银子。再说,这里又没外人,咱们敞开肚子吃。”

    &ep;&ep;春桃自从知道制作绒花簪子可以卖钱,天天熬夜制作绒花,就为多挣些银子。

    &ep;&ep;姜幼宁若不是起夜,都不知道春桃如此拼命。

    &ep;&ep;春桃觉得姜幼宁说的有道理,犹豫了好一会这才坐下来一起吃。

    &ep;&ep;当天夜里,春桃再次挑灯夜战,只为多做两对簪子。

    &ep;&ep;次日一早

    &ep;&ep;“姑娘,快醒醒。”

    &ep;&ep;姜幼宁睡的正香,被春桃给叫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ep;&ep;“姑娘,老爷有事要姑娘过去。”

    &ep;&ep;姜幼宁愣了一下,被迫起床穿衣,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去了正厅。

    &ep;&ep;“我从未收到如此贵重的礼物,又是爹爹送的,心里欢喜的很,戴着手上怕碰坏了,就想着放进妆奁里仔细收着,没想到···”

    &ep;&ep;姜幼宁刚走近正厅就听见姜嫣然那柔柔的哭腔,让人听了心都碎了一地。

    &ep;&ep;姜叙白心疼的不行,“嫣然从小吃这么多的苦,又这么懂事,你放心,爹一定帮你找到那镯子,明日带你去再买一个。”

    &ep;&ep;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其实,不是谁哭都有奶吃。

    &ep;&ep;例如原主,再怎么哭,姜叙白也没给她买大金镯子。

    &ep;&ep;姜幼宁提着裙摆走进去,姜嫣然还在哪里哭,她上前见礼,“爹,喊我来有什么事吗?”

    &ep;&ep;姜叙白的视线从姜嫣然身上收回来望向姜幼宁,“昨日下午,有人看见你进了嫣然的闺房,你看见了嫣然的手镯了吗?”

    &ep;&ep;(本章完)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